新譯本譯者倪安宇-從《玫瑰的名字》開始的《無盡的名單》

Published on 04/16,2014

文/李亞珍  圖/李亞珍

世界文學正典研讀工作坊的系列講座已經進入倒數的階段,而前來參加4月10日這場活動的聽眾朋友人數更是高居不下,而這數字也代表著圖書館系列講座的漸入佳境以及成功舉辦。

這次講座是由倪安宇老師為主講者,她不僅先幫現場聽眾詳細補充義大利籍作家埃可(Umberto Eco)的生平背景與創作生涯,接著她也對這次活動名稱的兩本重要著作,做更詳細的介紹與說明。 

 

埃可的作品豐富,有小說、論文集、雜文集等80部作品,被視為義大利當代文學作家最為讀者認識的其中一位,而這一點從很多藝術家把他當為創作的主題就可略知一二。倪老師表示,埃可經常使用符號學與結構主義的角度去詮釋文學,而他也擅長用「中世紀」、「城市」、「符號」、「美學」等主題出版作品;他48歲那年所出版的《玫瑰的名字》更是連續7年蟬聯義大利文壇的銷售冠軍,更不用說是被翻譯成英語、德語、西語、法語、中文和其他語言等版本,都在當地擁有不錯的銷售成績。

雖然《玫瑰的名字》在30年前就有中文譯本,但因為是二手譯本(由其他語言翻譯),再加上網路科技的不發達,很多人名和歷史典故都只能依靠紙本版的百科全書翻譯,所以並不是一本很完全的譯本。倪老師建議看國外翻譯作品盡量還是從原文直譯的版本比較好。埃可在《玫》一作中撇開作者鮮明的角色,並使用中世紀的編年史作家的寫作風格:平鋪直述的線性發展故事內容及單一地點(修道院),雖然手法簡單,卻讓人每次閱讀都有不同的感受和想法,會讓讀者覺得這是部推理小說又或是一部充滿歷史的文學作品。

而在《無盡的名單》這本書中,埃可使用大量的名詞:有不存在的動物名稱和神祕學的惡魔名字,倪老師表示部分名詞甚至是在網路遊戲中尋找到的。而作者為何要對讀者疲勞轟炸呢?因為他創作不安的快感,開始嚮往所沒有的東西,他覺得作者不用說太多話,讀者會進行判斷。因為「最後一切都會消失,留下的只有名字」。

最後,講座以聽眾踴躍地發表意見以及回饋心得完美的收場。

 


Comments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