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開心『聚焦歐盟』推出後,已有部份讀者回應願提供其對歐盟議題之相關研究,作為學術分享之資源,讓更多人深入了解特定議題之相關內涵。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博士生趙燕祉女士(chao0211@mail.chihlee.edu.tw),將其近日對歐盟多語問題研究中有關禠奪語言權之心得,提供給讀者參考。

本版歡迎各界人士在學術分享這塊園地上,提供歐洲或歐盟相關議題之研究作品,來稿請寄sunny@mail.tku.edu.tw

內文摘要

正如Bretton即指出語言的問題所以具爆炸性,因為關係著民族主義和種族中心主義,它更是深入每個人生活的點點滴滴;當個人因著恐懼於自身的溝通能力被褫奪時,會使他的政治熱忱增溫成政治的狂熱。在一個多語的社會中,溝通是很重要的;而筆譯或口譯的錯誤都有可能延誤或癱瘓多邊的討論和協商。以印度為例, 在一個多語的社會中,每個人的語言權都多多少少的受到剝削。

政治、財經和通信的挑戰決定了以下這個重要問題:可以從“完整的多語實行”轉移到“控制中的完整多語實行”會為溝通和金融帶來一些好處;但它同時也會使一些公民和他們的代表被迫以它種語言,非母語來聽、讀並溝通。尤其是遇到歐盟的重大決策,若不透過歐洲公民所熟悉的語言,像這種語言權的褫奪將造成歐洲公民的疏離感。所以Longman就建議“一個政體應該立法確立民主的合法性、最大的群眾接受度、便於大眾的參與、了解政治的審議,而使用的語言是個人能夠充分理解和有效溝通的。

這篇論文主要是針對歐盟第五次擴大前的15個會員國褫奪語言權的調查研究。

全文連結